电话:15524352008
一起因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引发的合同诈骗罪
作者:邹广杰律师 发布时间:2019-07-24 03:24
一起因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引发的合同诈骗罪的无罪辩护成功
 ——抚顺市顺城区人民检察院采纳律师建议,最终作出不起诉决定,当事人无罪释放喜获自由
 本案承办律师辽宁威旺律师事务所   邹广杰律师
 
【案情简介】
  抚顺市顺城区警方以涉嫌职务侵占价值20余万元的钢材款对甲某(本案当事人)以职务侵占罪立案侦查,于2016年8月以涉嫌职务侵占罪对甲某刑事拘留,后检察院将涉嫌的罪名变更为合同诈骗罪并对甲某予以批准逮捕。2016年11月侦查机关将案件移送抚顺市顺城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起诉意见书》指控甲某在承包抚顺市某建筑工程期间,利用职务便利签订虚假合同将开发商供应用于工程施工的钢材140吨(价值20余万元),私自卖出获利占为己有,涉嫌合同诈骗罪。
【关键词】 职务侵占罪  合同诈骗罪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  无罪  检察院  不起诉
【量刑标准】【职务侵占罪】《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 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数额巨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
【合同诈骗罪】 《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辩护过程】
本律师在侦查阶段,甲某已被批准逮捕的情况下,接受甲某的近亲属乙某的委托,为甲某提供刑事辩护。鉴于本案涉及案情及案外因素复杂,本律师作为甲某的辩护人,对本案深有感慨,始终坚决为甲某做无罪辩护。在案件审查起诉到检察院时,提出了具体的书面律师意见和建议,认为根据本案的具体事实和证据,侦查机关未能对正常的经济纠纷与经济刑事犯罪作出准确区分,将典型的经济纠纷作为刑事案件处理,并武断的采取强制措施,以涉嫌职务侵占罪,对甲某采取刑事拘留;又以涉嫌合同诈骗罪,对其逮捕。并启动了进一步的刑事司法程序,这严重违反了关于严禁公安机关插手经济纠纷的相关规定。也严重侵犯了甲某的合法权益,应当及时予以纠正。甲某的行为,不符合《刑法》所规定的合同诈骗罪的犯罪构成要件,认定甲某犯合同诈骗罪不能成立。
【律师观点】
甲某的行为不符合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甲某没有非法占有甲方(辽宁某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财产的故意,在合同的签订和履行过程中,也没有虚构和隐瞒事实真相的行为。将本案作为刑事案件,无论是社会效果,还是法律效果,都是不妥当的。就其法律性质而言,甲某与“某某房地产公司”的建设施工合同纠纷属于民事领域范畴的经济纠纷,认定其涉嫌合同诈骗犯罪缺乏相关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把履行合同中发生的经济纠纷作为犯罪处理。
【审查起诉阶段律师无罪辩护意见】(节选)
以下是邹广杰律师提交给检察院的无罪律师意见(节选)
一、刑法所保护的法益不可能受到侵犯,即没有侵害合同诈骗罪所保护的客体
合同价款中应包含“甲供材”费用,故工程付款或竣工结算时应扣回工程消耗的“甲供材”费用及超领的“甲供材”费用。
本案最关键的书证即建设工程发包人(甲方—“某某房地产公司”)与承包人(乙方—抚顺某某建设有限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补充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当事人均应当严格恪守。其就建筑工程结算中“甲供材料”部分,实际施工中乙方如果多领用了钢材,如何在结算中扣除的问题,双方做了明确的约定。
本案作为案涉建设工程实际施工人的甲某与甲方“某某房地产公司”就案涉工程项目双方尚未对工程量进行最终核对,还没有进行最终结算审定,即使钢材用量超过预算量,按前述合同条款的约定也是在工程款中扣减,由甲某自行承担。如果在工程款结算方面有纠纷,任何一方均有权依法起诉至法院,由人民法院按照《合同法》等的相关法律规定对建设施工合同纠纷进行处理。
以“甲供材”形式交付实际承包人甲某的钢材,甲某均支付了对价。每次甲某从甲方“某某房地产公司”领取并支付给钢材供应商的款项,均由甲方标注为“工程款”,在案证据《收工程款收条》充分证明甲供材料价款是与施工单位结算,“某某房地产公司”已将甲供材对价从应付承包人甲某的工程款中现行扣除,抵作了工程款。
据此,本案在双方尚未最终结算,“某某房地产公司”尚拖欠甲某工程款(xxxx余万元)的情况下,刑法所保护的法益不可能受到侵犯,也不可能存在所谓诈骗的问题。
二、在客观方面,甲某无任何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欺骗行为
作为案涉工程的实际施工人甲某与甲方“某某房地产公司”达成了建筑施工的合意,事前没有诈骗行为,形成合同关系的过程中也无诈骗行为。具备履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能力,且履行施工合同期间,甲某对项目的建设垫资xxx余万元。自己垫钱去骗人?这从法律与事实上、逻辑上能说得过去吗?况且,本案建设事实客观存在,“某某房地产公司”作为发包人实际占有了甲某的施工成果。
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甲某在领用甲供材的签单数量有夸大或者事后有虚增工程量以及有伪造、变造并提交虚假的证明文件等行为。双方建立的法律关系系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依据《建设工程补充合同》的条款规定,本案仅仅涉及实际工程量的确认和双方最终如何结算问题,不属于诈骗行为。
三、在主观方面,无充分证据证明甲某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
甲供材由施工单位申报,甲方审批认同,甲供材按批次已从其支付的工程款中扣除,施工单位享有处置权,即使有部分钢材被处分,亦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且即使超出定额量,并对部分剩余钢材进行了处分,但所发生的民事上的法律责任,《建设工程补充合同》也对扣减超出定额量材料部分约定的非常明确具体,即不存在非法占有的法律问题,更不应当上升到刑事处罚的角度,该情况只能以一般民事经济纠纷处理。
四、本案系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应当由民事法律进行调整,不应进行刑事立案
本案在民事途径可以解决的情况下不宜动用刑事手段。刑法作为保障法,是法律规范体系的最后手段,只有在其他法律不能充分保护某种法益或者不足以惩治某种行为时,才适用刑法。
最终工程量的确定是需要由甲乙双方共同完成的。施工时钢筋材料数量不够,这样差额在施工履行完毕后,双方是要进行结算的,双方对工程量进行了核对,即使甲供材料超领用,工程量有点高,那么,对钢筋超用量按甲供材料计价金额计算出应扣甲供材料款之后,从工程造价中扣除即可。
2016年11月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六、审慎把握处理产权和经济纠纷的司法政策  充分考虑非公有制经济特点,严格区分经济纠纷与经济犯罪的界限、…,准确把握经济违法行为入刑标准,准确认定经济纠纷和经济犯罪的性质,防范刑事执法介入经济纠纷,防止选择性司法。对于法律界限不明、罪与非罪不清的,司法机关应严格遵循罪刑法定、疑罪从无、严禁有罪推定的原则,防止把经济纠纷当作犯罪处理。
综上所述,本案应当是一起十分普通和典型的民事纠纷案件,甲某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即使存在违约行为,但该行为也应当仅限于民事法律领域内,追究甲某的民事责任,而不能作为刑事案件处理。甲某的行为不符合刑法所规定的合同诈骗罪的犯罪构成要件,认定甲某犯合同诈骗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法不能成立。谨此,辩护人恳请贵院再次全面审查本案,依法查明事实真相并对甲某依法不起诉,以维护甲某正当的合法权益和社会正义!
【案件结果】
抚顺市顺城区人民检察院根据本案的具体事实和证据,在两次退回补充侦查后,经过认真仔细地研究,采纳了本律师的律师意见和建议,最后经过检委会讨论,认为侦查机关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一条第四款的规定,决定对甲某不起诉。后,公安机关依法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甲某终于喜获自由。这就意味着在这个案件中律师的无罪辩护成功,这个结果让人很欣慰。
【办案心得】
    本案律师及时介入,详细了解案件事实的来龙去脉,在全面阅卷的基础上为在审查起诉阶段提出全面、详尽的律师无罪辩护意见打下了基础。对于付出努力的律师而言,是能够体会到其中的滋味和成就感的。律师的工作当努力到感动自己的内心时候,成绩的出现就不是一种偶然。不管什么案件,不管它多么复杂,我们都会不断地努力去探索,去追求当事人的最大合法权益,力争不息。
本网承诺:沈阳刑事辩护律师网(www.lnxsls.cn)(www.sylawyer2000.com)所撰写的刑事案例,均为邹广杰律师亲办的真实、成功案例,均有相应的法律文书(《起诉意见书》、《起诉书》、《判决书》、《辩护意见》等)为证。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涉案人员均采用隐名处理,特此说明。
 
【律师介绍】
专攻刑事辩护  专办刑事案件
邹广杰律师,辽宁威旺律师事务所(2016年被辽宁省司法厅评选为辽宁省优秀律师事务所,2018年被沈阳市司法局评选为沈阳市优秀律师事务所)合伙人,2018年获沈阳市和平区司法局授予的“和平区优秀青年律师”荣誉称号,2018年获辽宁省律师协会授予的“辽宁省优秀律师”荣誉称号,沈阳市律师协会刑法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华毒品犯罪辩护联盟辽宁省负责人。
从事律师工作十五年,坚持刑事辩护专业化,专攻刑事辩护,专办刑事案件。多年来邹广杰律师成功办理无罪案件十九起(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不予批准逮捕,公安机关撤销案件十起以及检察院不起诉五起,检察院撤诉一起,法院判决宣告无罪两起)。其中四起涉嫌职务侵占案(最大涉案金额300余万元);三起涉嫌诈骗案(最大涉案金额800余万元);一起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案(涉案金额630万元);一起涉嫌抢劫宝马汽车案;一起涉嫌故意伤害致死案;一起涉嫌贩卖、运输毒品(冰毒)49克案;一起涉嫌放火案;一起涉嫌合同诈骗案;一起涉嫌故意伤害案;一起涉嫌盗窃案;一起涉嫌贩卖毒品(可待因)案;一起涉嫌贪污案;一起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案;一起涉嫌诈骗案。其中,2017年度海城市人民法院宣判无罪的一起历经两次无罪判决的故意伤害案,该无罪案例入选了中国法学会案例法学研究会和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辩护研究中心联合举办的2017年度(第三届)十大无罪辩护经典候选案例。2018年度涉嫌盗窃罪被判十年,入狱七年后再审撤销原判宣告盗窃罪无罪,该案历经了七余年之久的伸冤之难与牢狱之苦,当事人终于等来正义的判决,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撤销原判宣告盗窃罪无罪,当事人依法获释。邹广杰律师其余所办案件中,不乏死刑改判死缓、重罪改轻刑以及缓刑等成功案例,办案效果良好。
多年来邹广杰律师亲自承办多起公安部、辽宁省公安厅、沈阳市公安局等成立专案组督办的刑事大要案(沈阳“5.29”黑社会性质组织专案;“6.08”黑社会性质组织专案;辽宁丹东“2.12”非法拘禁致人死亡专案;“9.01”专案—沈阳音乐学院艺术学院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案;“6.15”中国人民解放军首例破获的伪造、买卖、非法使用高仿真军车号牌专案;沈阳棋盘山放火专案;“10·25”生产销售劣质汽油系列专案;锦州义县“9.11”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专案;公安部督办“10.20”营口市鲅鱼圈区跨省贩卖、运输毒品目标案件;公安部督办“9.26”鞍山市跨省贩卖、运输毒品目标案件;公安部督办“7.21”吉林省白城市跨省制造、贩卖、运输毒品目标案件;公安部督办“5.08”沈阳市跨省贩卖、运输毒品可待因毒品目标案件;公安部督办“5.33”辽阳市贩卖、运输毒品目标案件;公安部督办“2016—17”抚顺市贩卖、运输毒品目标案件;公安部督办“2.01”锦州市贩卖、运输毒品目标案件(锦州市迄今最大一起制贩毒品案);公安部督办“2018—755”沈阳市跨省贩卖、运输毒品(可待因)毒品目标案件;公安部督办“2017—28”抚顺市跨省贩卖、运输毒品目标案件(30公斤毒品)等。
邹广杰律师专攻刑事辩护业务,专办刑事案件,高度重视对刑事法律及相关专业领域知识的学习、研究和积累,并将所学知识应用于办案实践。众多成功刑事案件的积累,十多年刑事辩护律师生涯的磨砺,练就了邹广杰律师成熟的刑事辩护胆略与谋略,更使其具备了善辩与敢辩的职业素质。十多年的刑事辩护工作经历,使邹广杰律师深谙刑事犯罪案件侦查、公诉、审判流程。丰富的刑事诉讼实战经验以及对辩护工作的高度投入,善于从纷繁的案情中寻找到对委托人最为有利的辩护思路,并以严密精准的论证说服审批机关或检察机关接受律师的辩护意见,从而取得良好的辩护效果。多年来,邹广杰律师在办理众多刑事案件中的精彩辩护和案件结果受到当事人家属的充分肯定和赞许。

电话
15524352008